{SiteName}
网易新闻发布
网易娱乐新闻
网易新闻评论
网易新闻游戏
网易新闻贴图
网易新闻论坛

日本人帮吴佩孚偷运军火,被贺龙抓个正着,

一、贺龙打下涪陵,百姓欢欣鼓舞北洋军阀头子曹锟听说孙中山兴师北伐,慌忙调集几路人马抵挡。计有川军杨森的第二军、邓锡侯的1个师、田颂尧的1个师,刘存厚的2个师,川边镇守使陈遐龄1个师,川康善后督办刘湘1个师。总司令孙传芳、副总司令湖北施鹤镇守使赵荣华。孙传芳因守东南5省不能到职,由赵荣华代行总司令之职。有了这些川军部队,曹锟还不放心,又命令黔军总司令袁祖铭、甘肃督军张广建、陕西督军张开西,一共5省军队,5路大军,统由直鲁豫巡检使吴佩孚节制指挥,浩浩荡荡地开进四川。是年4月,熊克武统帅三军,向盘踞四川的北洋政府军队开始了全面进攻,熊克武坐镇中军,但懋辛由遂宁向成都进攻。赖心辉指挥边防军由隆昌县进攻。刘成勋第三军由新津出击,石青阳率贺龙、周西成等部由川东出发,几路大军,浩浩荡荡,三军健儿,摩拳擦掌,决心跟随孙先生一起铲除国贼。贺龙率部攻占的第一座县城是彭水,彭水地处武陵山和娄山山脉的结合部,乌江穿行境内。这里是湘鄂黔和川东南地区商旅往来的必经地。彭水的郁山是有名的井盐产地。郁山的盐业开发,促进了彭水经济的繁荣。早年贺龙赶马曾多次到过此地。彭水城时为黔军周曰痒团占据,周部人马是明军暗匪,到处打家劫舍,奸淫掳掠,把个彭水搞得百业凋敝,人心惶惶。当晚,贺龙召集参谋覃辅臣,副官徐云先等人研究如何解决周曰庠团。覃辅臣认为周曰庠有一定实力。当趁大军压境之际,对他进行招安,这样既可以免除一场战火,又可以壮大自己的实力。贺龙赞成覃辅臣的意见,并要徐副官去联络。周曰庠得知川东边防军欲进驻彭水,心中焦灼不安,自知不是对手,而拉走队伍,又无藏身之地,瞻前顾后,左右为难。这时徐云先前来拜访。徐讲了贺龙之意,周正走投无路,不由大喜。当即表示愿向川东边防军投诚,并给贺龙写信称:“日库不才,身为中华民国之军人,却叛逆孙中山先生之主义,做祸国殃民之事……幸蒙团长晓以大义,深受教诲。我决心向贵军投诚,改邪归正,将功赎罪。”周曰庠投诚后,贺龙将其收编为己部,并派徐云先做周部的改编和整顿工作。接着,贺龙又下令打击了郁山的盐霸曾绍阶,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彭水既定,石青阳便指挥边防军向涪陵进攻,由贺龙部为先锋,杀向涪陵。涪陵是川东的重镇,长江及乌江于此处汇合,是乌江下游物资集散地,也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谚云:“守住渝(重庆)涪(陵)万(万县),四川占一半。”陆游的《涪陵》诗有“官道近江多乱石,人家避水半危楼”之句。时涪陵城内驻杨森两个团的兵力,装备全是吴佩孚给的清一色新枪,很有股子战斗力。贺龙率本部人马从彭水上船,顺流急下,半日之间便接近了涪陵城。这时候,派到涪陵打探江防虚实的团部参谋冷开太赶来报告贺龙,说涪陵城中驻有杨森两个营的部队,都驻在涪陵城中。这涪陵城中不是有敌军两个团吗?怎么又剩两个营啦?冷开太为什么要说谎呢?原来,这冷开太是芭茅溪盐局头头王老虎的一个表侄,他为了给王老虎报仇,就混到了贺龙队伍内,几次想暗杀贺龙,都没得手。这次他谎报军情,是要借刀杀人。当下,贺龙进行了军事部署。决定集中全团兵力,来个突然袭击。第一营营长贺敦武说:“文常,杀鸡焉用牛刀?区区两个营,何必如此大摆布?我只带一个营,不用半日,准能拿下涪陵。”贺龙说:“不然,涪陵这地方,我过去常到,两面临江一面山,敌人如据险扼守,我军不能前进,只有一鼓作气,打敌不备。松坡将军说过:‘兵分则力单,穷进则气散。’我们只有形成拳头,先发制人,一鼓作气,这是上策。出师第一仗,如果不利,会伤害部队士气。”当下,贺龙传下命令,凌晨4时吃饭,5时出发。你道为何不黑夜出发?原来,这乌江水道,狭窄流急,暗礁很多,夜间是不能行船的。第二天5时时分,贺龙全团人马,一起上船,直奔涪陵。那船顺流而下,飞行似箭,没多久,看看快到了涪陵。就在这时,天降大雾。贺锦斋对贺龙说:“这雾太好了。”贺龙立即下了进攻的命令,全团官兵弃舟登岸。片时,满城枪弹齐鸣。杨森部队,虽然械精弹足,但大雾之中,不知贺龙有多少兵马,又无准备,一下子就乱了。当官的指挥不了兵,当兵的找不到官。大雾之中,分不清敌我。有几股互相开火的,有几股携枪逃跑的,有几股跳江而亡的,乱哄哄的如同一锅粥。这边讨贼军越杀越勇,直把杨森两个团,杀了个落花流水。待红日高照、雾散天晴时,讨贼军占领了涪州,贺龙命令张贴讨贼檄文布告。城中百姓听说孙大元帅兵马来了,无不欢欣鼓舞,敲锣打鼓地迎接、慰问。这时,石青阳骑马赶来,他高兴地对贺龙说:“你为讨贼军立了头功。”贺龙说:“这不是我的功劳,是全团官兵的努力。”北军第二军军长杨森,在重庆得知涪陵失守,不由得大惊失色。忙对左右说:“这石青阳部只一个团便打掉我两个团,看来这部队厉害。石青阳既得涪州,必然进攻重庆。”他手下第一师师长范绍增报告说:“军长,目前重庆弹药极缺,请军长早日打算。”杨森说:“我前几日已电告吴巡检使,说不日弹药即运来,可没料到涪州丢失,断了交通要道。”范绍增着急地说:“赶快报告吴大帅,让他想法儿快些运来,晚了重庆就丢了。”二、贺龙使一妙计,截下吴佩孚大批军火杨森听范绍增说的也有道理,立刻向吴佩孚发了急电。此时,素称“秀才大帅”的吴佩孚正坐镇中州洛阳庆贺他的50大寿。好家伙,那气派真够大的,各方显要人物去洛阳祝寿的达六七百人。这时候正是吴佩孚走鸿运的时候,那些见利就上,见马就拍的人,哪能放过这个机会?纷纷送去了数不尽的金银珠宝,翡翠古玩,东西洋奇货,真是五光十色,满目琳琅。吴佩孚正在喜头上,忽接到杨森告急电报,知道熊克武占了涪陵,登时眼就圆了。吴佩孚正看《龙凤呈祥》的戏,他戏也不看了,叫来了他的心腹白坚武,发急地说:“坚武,快些把弹械送往重庆,前方等着弹药呢。”白坚武吸了吸嘴唇说:“大帅,这军火不好运呀。”“为什么?”“大帅,从水路抵重庆,必经涪陵,现在涪陵已落人敌人手中,我们怎能通过?”吴佩孚说:“那你看还有什么办法吗?”白坚武的白眼珠往上一翻,随后附耳低语,吴佩孚点头。这一日深夜两点,贺龙查哨后刚刚躺下,陈图南跑了过来,他连连叫道:“团长!团长!”贺龙翻身坐起,问道:“有事?”陈图南说:“参谋瞿伯魁刚由汉口出差回来,向我报告了一个情况。”“什么情况?”“瞿参谋在会客室等团长。”贺龙披上了衣服,走了出来,见到瞿伯魁,向他问了辛苦。瞿伯魁说:“团长,有件稀奇事,你分析分析,我寻思这里一定有说道。”贺龙点了烟,慢慢地吸着后,瞿伯魁说出了奇事的原由。原来,瞿伯魁到汉口去做了趟买卖。瞿不是参谋吗?怎么又做起买卖来了?原来,那时部队军饷没有保证,所以部队也做买卖。这日,瞿伯魁从宜昌搭日本轮船“云阳丸”号回涪陵,走到万县的时候,天还没黑,轮船便停在河对门陈家坝码头。到了夜间二更时,这船忽然开动了,逆水向上游走,走了有10来里,在一个僻静的水面上停了下来。瞿伯魁是个心细的人,他问自己:为什么靠了码头的船,黑夜里又移动到这么一个怪地方呢?如果是装货,天明时为何不装,偏要到黑夜,而且到这么个僻静地方来装?瞿伯魁正想着,又有一条轮船开到这里,这船叫“宜阳丸”,也来装货。两条轮船,偷偷摸摸的行径,使瞿伯魁断定,船上的货,肯定是不可告人的黑货。什么黑货?他眼珠转了转,想:当今正值两军作战之时,绝不是普通货物。一定是吴佩孚给杨森运送的子弹、枪械。瞿伯魁又暗中摸了摸货物的形状,心中更明白了八九分,不由得暗暗高兴,算计了一下路程,两条船明日必宿涪陵。谁知到了第二天,船行到了涪陵下游10里的一个叫小乡场的地方,即抛锚停泊。而且禁止一切旅客上下船。瞿伯魁更断定船上的货物,一定是弹械无疑了。他们知道涪陵已失,两轮船不敢靠近,准备第二天凌晨开船,闯关而过。船上封锁了所有旅客。瞿伯魁思来想去,最后,顺着铁锚链下了水,泅水上岸,一气跑了20里,到了涪陵,又敲开城门,报告情况。瞿伯魁说到这里后,用断定的语气道:“团长,如果我们截住这两条船,一定能获得大批枪弹。”贺龙把手中烟斗一磕,站起身,眉毛一扬说:“伯魁,你做了件有功的事,先回去休息吧,这两条船,我绝不能让它跑掉。”当下,贺龙、陈图南和参谋长邱翥双等立即商量对策。陈图南说:“船上既然运的是军火,那就一定有了足够的准备。如果用火力强行封锁,打着了弹药,两条船会报销,这样我们抓不住证据,日本人不会答应我们的,那样事情就闹大了,还会引起国际争端。文常,此事切不可儿戏。”贺龙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在地上走了两圈后,又坐在椅子上,沉思良久,忽然间计从心来,兴奋地对陈图南说:日本人贪财好利,一向瞧不起中国军队,咱们就抓他这个弱点。”接着,他就把自己的打算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陈图南听了鼓掌道:“这个办法好,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罢,陈图南眼睛一转说:日本人一向蛮横,视中国军队如同草芥,如果不服检查怎么办?”贺龙那大巴掌往桌子上一拍:“开枪!娘妈的,我不信他日本人不怕死!”他说着,站起身,在地上走了几步说:“洋人这样地横行霸道,都是他娘的活人惯的,今日犯在我贺龙手里,也让他尝尝中国人的厉害。”贺龙说罢,叫过勤务兵:“告诉三营长,命他带两个连,埋伏在荔枝园码头后面的高地,如果明晨两艘日本船不靠岸,就用火力封锁江面。”说话的工夫,天就亮了。江上薄雾将散,就见两艘挂着膏药旗的日本轮船,“突突突”地冒着黑烟开到了涪陵码头。这时候,只见岸上黑压压的四五百客人,挥帽舞巾,表示要上船。船呢?没有停,但速度却慢多了。只见两条船上的日本人在叽里咕噜地说话。说什么?原来这些人都是见钱眼开,他们一瞅岸上这四五百人要乘船,1人1元钱船钱,转眼就几百元到手了。从涪陵到重庆,不过半日,船上也搭不了什么。商量了一下,两条船可就慢慢地向岸边靠拢。这些洋人,真是像贺龙说的那样,被卖国贼们惯坏了,压根儿就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内。所以,明知岸上有讨贼军,心里想的却是四五百元大洋,早把讨贼军的事忘在脑后了。两条船刚一靠岸,这四五百名乘客呼啦啦就上了船,占了领航台、机器舱、货舱、船主室、客舱。船主一下子就慌了,那脸上的横肉丝哆嗦开了。知道这些乘客来者不善,可还是大着胆子说:“你们要干什么?”贺敦武是个大个子,五大三粗的身板儿往船主面前一站,笑道:“老子姓贺,要检查你们的船。”船主一听急了,眼睛努着说:“放肆,太君的船,统统地,不许检查。”贺敦武粗眉毛一立说:“不许你用这种口气说话,告诉你,这是中国的江河。”他说着,冲上船的人一挥手:“检查!”船主一见这情形,脸刷地黄了,他噢地掏出手枪,要打贺敦武。贺敦武立即飞起一脚,正踢在船主的手腕子上。船主的手一松,那枪立时落入水中。这时候,有个留小胡子的日本兵开了枪,打倒了两名士兵和一名中尉副官。贺敦武真火了,大喊一声:“还击!”“哗—”一阵枪响,船主和几个日本人立时中弹毙命。没死的日本人,像枪械舱里的大副、二副等都束手就擒。两条船全部扣住了。从船上清出了大批军火,单是子弹就是82万发。三、贺龙霸气收押日本人,直到外交部来电请求释放贺敦武将没打死的日本人都押上了岸。两条船共有17名日本人,还有吴佩孚的军械处长张运矶。贺龙开庭审问这些人。法庭设在团部所在地涪陵北岩钩深书院。为了使日本人看到中国军队气势,审讯堂外,禁卫森严,审讯堂内,气氛肃然。一队彪形大汉,怀抱鬼头刀,将日本人押进堂内。这些日本人,有的聋拉脑袋了,有的靠那武士道精神做支柱,依然一脸凶杀之气,不把中国人放在眼内。就在这时,“啪”地一声惊堂木响,审判官用日语厉声喝道:“叭嘎呀噜,你们狗胆包天,竟敢深入中国内河私运军火,助长内战,该当何罪?来人哪!拉出去,枪毙!”审判官说完日语,又用汉语重复了一遍。这时,那些日本人见审判官真的要枪毙他们,吓坏了。没武士道的、有武士道的,都趴在地上磕头求饶。审判官一抬手示意左右,又用日语喝道:“尔等犯我中华民国之法,本应从严惩处,姑念尔等稍存认罪之心,尚怀改悔之意,可予稍容宽待,暂行收监,听候发落处理。来人哪!押下去!”把日本人押下去之后,审判官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此人就是参谋长陈图南。贺龙走过来说:“图南,你这审判官不错。”陈图南抽了根烟,说:“我也出了一口在日本留学时的气。”说完,他又说:“文常,那些日本驻我国的使节还会找麻烦的。”贺龙说:“别拿他狗X当块肉。”被贺龙扣下的“云阳”、“宜阳”二轮船,原来是日清轮船公司的。贺龙于当日以快邮代电方式,向在汉口的日本日清公司发了一封抗议信。内称:“现在我军正奉命讨伐吴佩孚、刘湘,两军对垒之际,该公司轮船公然为吴贼载运大量武器弹药,前往接济被我围困之敌,显是故意违反国际公法,参与中国内战,与本军为敌。……涪陵作为战区,早经宣布戒严。该公司云阳、宜阳两轮,既已到岸接客,何以不受检查?云阳丸何以砍锚脱逃?宜阳丸何以开枪射击?使我官兵受到伤亡?由于两轮严重违犯中国戒严法,该公司应负如下责任:甲、对我方伤亡官兵,应赔偿一切损失,承担一切后果。乙、依据戒严法规定,供犯罪之物没收,宜阳、云阳两轮,是此犯罪主体,应依法没收,除宜阳丸已经我方扣留外,现在逃亡之云阳丸,应由公司交出,一并没收。丙、该公司应向本军正式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违法私运军火及其他禁运货物。……根据中日内河航行通商条约第七条明白规定,不得私运军火、毒品及其他禁运物资。如不遵守条件,故意违犯,其情节重大者,得停止其营业。试问此次云阳、宜阳两轮,公然参与我国内战,在作战区内,冒烟突火,输送武器。难道情节之重大有过于此吗?本军素持宽大,如果该公司能够不吝改过,办好善后,则处罚只是没收两轮,否则我军执法相绳,除禁止在本戍区营业外,还将报我政府,停止其全部营业,以做效尤。”时石青阳将贺龙扣日轮情形致电熊克武,称:“昨晚得探报,宜阳、云阳两轮停泊清溪,今拂晓通过涪城。云卿统便衣百余人,装做客商搭船,以小船接近宜阳丸,该船乃向云卿射击,幸云卿奋勇先登,击毙船主及其解运官兵数人,吴子玉之军械处长张介一(张运矶字)被擒。获子弹82万发,并查获袁(祖铭)、赵(荣华)致张函称:限4日,设法运弹至渝,即行反攻,否则危矣。…似此情形,敌方需弹甚急,万难支持。敌人失此大批子弹,心胆俱落,本军得此子弹,士气百倍振奋。……所获子弹补充贺(龙)康(俊武)两部,即率大军进攻江北,现重庆动摇,贼心胆寒,当令前敌,猛攻渝城,时机已至,不可失也。”贺龙亦致电石青阳,称:“此次所获子弹82万发左右……即率大军进攻江北。现袁(祖铭)、杨(森)失此大批子弹,重庆动摇,贼心胆寒,猛攻渝城,时机已至,不可失也!”事过两天,日本驻宜昌总领事贵布根和驻重庆副领事康吉有二人气势汹汹地来到贺龙部队,要贺龙把抓起的日本人放掉。贺龙不予理睬。直到年,川军总司令刘成勋转来北京政府外交部的来电,言说日本公使馆请求释放云阳、宜阳日本人云云。最后,经日清轮船公司赔偿10万大洋,才算了事。贺龙又将大洋全部发给一众将士。:转载自其他平台或媒体的文章,本平台将注明来源及作者,但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作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平台并提供相关书页证明,本平台将更正来源及作者或依据著作权人意见删除该文,并不承担其他任何责任。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jiazhiyuziben.com/wyxwlt/1006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