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Name}
网易新闻发布
网易娱乐新闻
网易新闻评论
网易新闻游戏
网易新闻贴图
网易新闻论坛

既来之,则斗之,且看少年如何纵横大宋

北京治白癜风要多少钱 http://pf.39.net/bdfyy/index.html

01

房州,古称“房陵”,由《史记》“纵横千里、山林四塞、其固高陵、如有房屋”得名。古为梁州城,西周以前为彭部落方国。全州东西五百二十三里。南北三百六十九里。而此时,在房州城外的马栏河边,坐着一位年约十五六的魁梧少年,少年身穿灰色圆领无袖短褂,左手托着下巴,顶在左膝上,右手不时的捡起河滩上的小石子往河中扔去,看起来似乎很郁闷,也是,不由得他不郁闷,少年名叫李潇,不,确切的来说,他以前叫李潇!没错,他中了头彩,穿越啦,往回穿越到了古代,而且只是意识穿越,通俗的来说,就是元神出窍,灵魂穿越了,原先的身体现在也不知道现在存在于哪个时空了!这一切只因为一个雷!是的,就是一个雷!原先的李潇志得意满,名牌大学毕业,工作了十年,被领导看重,眼看着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那是指日可待!谁知老天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一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匆忙赶路的李潇突然发现四周的景色突然一黑,不远处城市边缘的山峦处闪现出一道巨大的闪电,当时的李潇还在暗自揶揄,晴天霹雳,也不知道是哪个上辈子缺了大德的道友在渡劫。可谁知这一念头还没想完,第二道闪电就劈在了他身上,随着“哎呀我擦”一声大喊,李潇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感情第一道雷是劈歪了啊,那个缺大德的道友就是自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醒来时自己的灵魂就附在了现在的这个少年身体上。可惜了自己之前的那个好皮囊,虽谈不上貌似潘安,那起码也是玉树临风,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雷劈黑,会不会已经被送到火葬场给烧了……想到这,李潇不禁流下了眼泪,饱含无助与痛苦,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去做,包括赡养那一对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成人的双亲,还有他梦中的白富美……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挂了,亦或者面对自己被雷劈黑的遗体会怎样的撕心裂肺。李潇上辈子看穿越小说,人家穿越都是各种无痛人流,不是,无痛穿越,怎么到了他这就成了闪电侠了呢,史上被雷劈穿越的估计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想到这,李潇不由得对老天竖起了中指,被雷劈也就算了,你好歹也给我附加点牛逼技能啊,什么点石成金啊,撒豆成兵啊之类的,不但没有,连特么的全尸都没得一个……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人总会死,事已至此,什么时候死不是死,只不过死的早了点罢了,况且这也不算死,起码没过奈何桥,没喝孟婆汤,迎来了第二春,也算祸中之福吧。主要是干不过老天爷,不安安分分的或者还能怎么着。思及此处,李潇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眼前。他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原名叫李俊文,据住在他隔壁的陈大娘的儿子的三姨婆的妹妹的女儿的邻居的老娘说,这李俊文也是大白天的遭了雷劈,当时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大街上,街坊四邻在目瞪口呆之余,一摸他鼻子和脉搏都没了气息,就把他抬回了家,正张罗着帮他那哭的快瞎了的老爹老娘料理他的身后事的时候,突然间,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腾地坐了起来。他睁眼的时候,刚好请来做法事的白云观的老道士正拿着铃铛在他身旁,嘴里念念有词的摇啊摇呢,见此情形,老牛鼻子也不含糊,先是一愣,然后“嗷”的一声喊,把吃饭的家伙什儿往地上一扔,就往门外夺路而逃,边跑边大喊“李家小子诈尸啦……诈尸啦”,那速度,那身手,让在场的人彻底体会到了“绝尘而去”这个成语的含义,接下来的场面在一阵鸡飞狗跳的尖叫声和他爹娘的惊呼声中徐徐拉开了序幕……反正最后他李俊文是活过来了,带着他李潇的灵魂,获得了重生,也不知可喜可贺还是可悲可叹。李潇醒来后,用他那21世纪的思维琢磨着,可能是他和这个时代的李俊文同时遭遇了雷劈,导致时空发生了错乱,也不知是李俊文被雷劈死了,从而使他李潇离开身体的意识亦或者叫灵魂附在了李俊文的身体上,还是两人互换了灵魂,也许现在另一个时代的李潇原来的身体也还没死,里面住进了李俊文的灵魂。如果是后者,同样是灵魂附体的李俊文估计会被当成精神病关进精神病院了吧。他李潇以21世纪的思维意识可以理解和接受这看似荒诞的穿越,但是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李俊文估计没被吓死也被吓疯了……想到这,李潇无奈的笑了笑。刹那间,李潇突然觉得既然雷劈能够让他回到古代,那么说不定再被雷劈一次说不定能够穿越回去呢,这个想法让他挺心动的,对,有机会一定要试一试,虽然这个想法有点二,而且有可能再次变成烤人肉,但是有一线希望还是要尝试下的,毕竟古代再好也不如现代的生活嘛,最起码就没有比基尼美女……思绪回到眼前,李潇开始回忆这个李俊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在旁人眼里,李俊文是被雷给劈傻了,大部分事情都不记得了,可惜了这么个大好流氓,不是,大好青年。所以李潇只能靠坑蒙拐骗从家人和邻里之间套用点有用的信息,然后借用被雷劈失忆了蒙混过关。也好在这么个借口,家人对李俊文苏醒后一脸茫然和懵逼没有太多的怀疑,他们哪里会知道,自己朝夕相处的亲人其实灵魂已经被调包了……李俊文的老爹叫李延彪,在他们李家,那可是风云人物。李延彪是家中长子,洛阳夹马营人氏,和现在的大宋皇帝赵匡胤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邻居,小时候跟在赵大屁股后面一起练过武,上山抓过鸡,下海捞过鱼,掏过鸟窝,吃过鸡屎,还一起偷看过寡妇洗澡……虽然算不上青梅竹马,那也算是两小无猜啊。后来赵大出去闯荡江湖,投军行伍在大周朝发达显贵以后,李延彪就去投奔了赵大,凭着交情和不错的身手成了赵匡胤的一名亲兵,跟着赵大冲锋陷阵,舍生忘死,百战余生。赵大对李延彪也还不错,毕竟算是发小又是乡亲,提拔他当了自己的亲兵都头,那可是非亲信中的亲信不能担任之要职啊,相当于领导的警卫连长。可以想象李大跟着赵大,那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光耀门楣的日子是指日可待。这李延彪对赵大的忠心那是没的说,但是,习武之人通常有个毛病,就是不拘小节,李延彪这个毛病又特别的突出。他成了赵匡胤的亲兵之后呢,经常仗着跟赵大的关系,跟同僚吹嘘自己小时候和赵大光着屁股蛋的那些龌龊事,一次两次还行,赵大听到了也是当作玩笑话一笑了之。但是时间长了,赵大就不乐意了,你丫的成天在一班大头兵面前不是说老子偷看寡妇洗澡,就是说老子调戏小姑娘,以后老子还怎么带这些人打仗,怎么立威。想到这,李潇不禁腹诽起这一世的便宜老爹,作为后世人的李潇深有感触,要是你以前很要好的发小啊朋友啊同学啊什么的成了你的领导,你为了表示表示亲近,偶尔一两次叫唤一下人家的小名狗蛋啊狗剩啊什么的或者爆一爆无伤大雅的糗事,那领导可能会觉得特别的亲切,外人也会觉着你跟领导的关系就特别的近,肯定是领导的亲信之类的。但是你要是天天对着领导喊狗蛋,当领导是哥们,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对不起,你知道的太多了,准备收拾行李卷铺盖走人吧。傻兮兮的李延彪就是这样,依然舍生忘死的调侃着自己的领导。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赵匡胤黄袍加身,代周建宋以后,当了皇帝的赵大肯定不能再容忍一个知道自己那么多小秘密的二傻子在身边了。当时大宋正在谋划攻取荆南国,于是乎,赵大就把不着调的李延彪调到了征伐大军中,趁着宋军降服荆南,大军回师之际,赵大传来口谕,找了个由头让李延彪就不要跟着大部队回京了,替朕去房州保护在房州的郑王吧。这郑王是谁,前朝大周小皇帝柴宗训是也,因为赵匡胤代周建宋,这柴宗训也从大周皇帝被降成了郑王,安置在了鸟不拉屎的房州。

02

从汉朝开始,房州就是个流放皇亲国戚的地方,西汉宣帝时清河王有罪,废迁房陵,广川王海阳有罪,废迁房陵,唐中宗被武则天贬为庐陵王,安置在了房州,五代时慕容彦超削夺官爵,房州安置,甚至到了宋太宗赵光义时,为了不让他弟弟秦王赵廷美有机会争夺皇位,降封赵廷美为涪陵县公,扔到了房州。当兵,要出人头地,靠的就是在战场上拼打厮杀,用人头赚军功,拿命去换富贵,尤其身逢这天下大乱,武将当道的乱世之中。去保护一个前朝废帝,那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变相的贬职而已。明白人都知道,这李大的前程也就在这房州走到了尽头。但是李延彪可不这么想,领着几个唉声叹气的弟兄,满心欢喜的就直奔房州而去,从皇帝身边的亲兵都头,成了郑王府值守护卫的指挥,为帮助赵大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去了,那身价就跟股价似的,由红变绿,由绿到停,跌的不是一丢丢。后来,在房州住习惯了的李大还把远在洛阳的妻儿接到了房州,这一住就是近十年,李俊文也从穿开裆裤的小屁孩长成了五大三粗的英俊少年……李俊文还有个弟弟,叫李俊武,本来李延彪是想给生的儿子取名文武英杰的,可惜努力了这么多年,就只生了文武,英杰看来是没指望了。从他李俊文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一生武夫的李大吃够了没文化的亏,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识文断字,做个文化人,于是从小就送两个儿子去私塾祸害先生,不,是读书,希望李家二子能够文武双全。奈何俊文不文,俊武也不文,李家十八代就没有当知识分子的种,两兄弟勉强读了几年书,算是能识字吧,就再也念不下去了,这可把私塾的老先生给激动坏了,揪着没几根的白胡子鼓着掌就把两兄弟给送出了学堂,就差敲锣打鼓了,可见李家双煞在学堂这几年,先生操了不少心啊!二李被大张旗鼓的送回来之后,气的不着调的李延彪提着他那把纵横沙场的大刀,追着两兄弟绕着房州城跑了好几圈的有氧运动。运动完之后,李大也想开了,可能是祖坟没冒青烟,没有读书的种,不读书就不读书呗,反正能识不少字也行,现在大宋立国还没多久,还是武夫当道的时代,一身武艺远比咬文嚼字吃得香。于是乎,也不再勉强二人学文,把自己一身武艺和阵仗上的经验慢慢传授给了二人。还别说,两兄弟那是心连心,虽然不是读书的料,但是跟着老粗人李延彪长大,不仅家传的武艺是一点没落下,而且人也长得人高马大,五大三粗,尤其是李俊文,要不说儿子随娘,得亏李延彪的媳妇儿李王氏长得不差,遗传到了李俊文这,不光长得身材魁梧挺拔,而且面容俊俏那在十里八乡也绝对称得上是俊男,要不是从小立志当小流氓祸害了不少乡亲,那上李家做媒的人绝对能踏破李家门槛。想到这,李潇不禁对着河水又看了看,还好还好,虽然穿越到一个傻大个儿身上,但幸好不是穿到一个满脸横肉的傻大个儿身上。话说回来,这练武不是随便都能练,不光得从小练起,而且你还得有人带你入门,知道该怎么练才行,要不然跟东方不败这女魔头……呃……男魔头一样,练得走火入魔就惨了。所谓穷文富武,李延彪当兵这几年积攒的一些余财,全让两个半大小子学文习武折腾光了,光看着两个半大小子饿死老子的饭量,那叫一个愁啊,李大又正直的很,不肯欺男霸女赚点外快,愁的那头发是一缕一缕的往下掉啊,都快成李秃头了。好在还有一个官身,不然全家真得上街要饭去了……之前的李俊文被雷劈“死”之后,其实李延彪内心是又悲痛又有点偷着乐,痛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就这么没了,白吃了这么多年的粮食,乐的是终于家里少了张吃饭的嘴……这内心世界要是让现在的李潇知道了,估计会不认这个便宜老爹了……所以,重生的李潇其实是一个穷的响叮当的官二代,也就名声好听些,跟后世住单位大院被小伙伴羡慕,但是却天天数着米下锅的非农业户一样,外表光鲜一些而已,生活比那平头老百姓并没有多大的不同,这让本来打算这一世啃老做阔少的李潇非常的无奈……通过七拐八弯的打听,李潇得知现在是大宋开宝四年,李潇用他那上学时仅存的一点历史知识结合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情,用两只手比划来比划去,才推出现在是公元年,历史上的宋太祖赵匡胤正带领着他的大宋禁军们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为统一华夏神州做着最大努力。而他李俊文,托老爹的洪福,蜗居在这小小的房州城内,没事遛遛狗,逗逗猫,小日子过得也还挺滋润。李潇不知道之前这个身体里的李俊文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有建功立业,马革裹尸的伟大梦想,但是他李潇肯定是没有,身为现代人的李潇怎么会拿自己美好的“绳命”去开玩笑,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活下去的机会,当然应该更加珍惜,怎么舍得去战场上送死呢?肯定是要用自己的先进知识带动现有落后生产力的发展,然后为自己创造财富的嘛,这样才不枉穿越一场……要知道战场上那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换前程,而且说不好还是别在别人的裤腰带上……想到此,李潇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李延彪这便宜老爹,正是他有点不着调的行为换来了现在这段平静的安逸日子……李潇在之前的那个时代就听过蝴蝶效应这个词,一只蝴蝶在地球的这一头扇一下翅膀可能就会引起地球另一头刮起一阵大风,意思是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影响事物发展,从而引起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现在由于李潇这只拥有现代意识的蝴蝶的闯入,这个时代不知道会不会也因此刮起一阵大风,从而改变历史……人都来了,还想那么多干嘛呢,先想想怎么在这古代的世界中生存下去才是硬道理,历史责任这种东西不是现在的李潇应该考虑的。来都来了,想的太多容易抑郁,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走一步算一步吧……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李俊文从河滩上爬了起来,用手掸掸屁股上的沙土,拾起一块小石头拿在手中掂了掂,抬头望着不远处不算高大的房州城墙,他感慨良多,后世在旅游景点才能见到的城墙,如今将要成为他今后的家园,踏入此城,他就将接纳这个时代,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份子了,从今往后,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李潇这个人,他就是李俊文,李俊文就是他,前世今生的事,就犹如这块石头一样,让它一去不复返吧。老子连人心这么复杂的现代社会都混得下去,还玩不转这么个要啥啥没有的破旧社会?想到这,李俊文眼中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他将手中的石块愤愤的向河里丢去,石子在河面上打出几个水漂,带着河水的涟漪沉了下去……

03

就在这时,河边的一只野鸡进入了李潇的视线,不,现在叫李俊文!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穷的天天在家吃素,还没开过荤呢。突然看到这么只毛发发亮的纯生态野鸡,李俊文怎么可能放过呢,他从河滩上捡起七八颗小石子,掂了掂,重量刚好,他准备用石子从远处将野鸡击杀,这对于从小跟着李延彪练武练箭的原来的李俊文的这个身体完全没有难度。这野鸡也是蒙圈了,好好的来河滩上散个步,没想到却被人用石子打的五迷三道的,以前也没遇到过啊,于是一场人鸡大战那是相当的……没有悬念,李俊文只打出了第三颗石子,野鸡在蹦跶了三次之后,“嗷”的一嗓子,不甘心的倒在了河滩上,不知是晕了还是死了,李俊文兴冲冲的跑上前捡了起来,今天可以加菜了,欧耶,顺手就把剩下的石子“嗖嗖嗖”地打向了旁边的杂草丛。“哎呦”,刚才石块扔出的方向突然传来这么一声叫喊,吓得正准备迈步回城的李俊文一个激灵,麻麻滴,难道草丛中有人?顺着声音,李俊文往河边的草丛堆走去,因为常年没有人打理,这杂草丛长得都快有一人多高,远远望去,是看不出其中的端倪的。待李俊文靠近,突然,只见半人高的杂草丛中露出了一个发髻,接着露出了一张挤成囧字的老脸,吓得李俊文往后一退,紧接着一个身影落到了李俊文面前,李俊文定眼一瞧,只见那人大约六十来岁,脸上太邋遢了也看不出具体年岁,两条白眉快连成了一线,颌下三缕白须,虽是白眉长须,此刻却充满着猥琐的气息,身穿一件浆洗的快发白的灰色道袍,上面还打着几个补丁,背后背着一柄道士特有的拂尘,头顶胡乱用根树枝扎了个发髻,额头顶着一个鲜红的大包,应该是刚才被李俊文扔出的石块砸的,所谓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可想而知眼前这位老道现在有多生气,所以此刻他正一脸怒气的盯着李俊文,只不过片刻之后,脸上的怒气转成了惊疑,“啧啧啧,不应该啊……难得难得……可惜可惜……”,老道士脸上一会疑惑一会不可思议一会惋惜的表情,绕着李俊文转了半天,就差上手摸了,看的李俊文毛骨悚然,心想这老牛鼻子不会是个基吧,虽说古代很多人好这口,可我是个直男啊,你特么这么看我我不揍你都对不起我这身彪悍的腱子肉啊……于是李俊文决定先发制人:“兀那老道,本少爷卖身不卖艺,呸,卖艺不卖身,呸呸呸,不卖艺也不卖身,你看什么看,砂钵大的拳头看到没,再看我揍你了啊……哎哎哎……等等……哎呦喂……”就在李俊文左手提鸡,右手挥拳打向邋遢老道人的时候,老道看似无意的一挥手,居然挡住了李俊文挥向他脸颊的拳头,然后一招四两拨千斤,就让李俊文一圈打空,身体向前趔趄,来了个狗吃屎……“你这后生好生无礼,明明是你先用石子砸了我一个大包,居然恶人先告状,贫道好端端的在此打盹修仙,不料却被你一颗石子扰了修行,赔钱!”老道士很实在,被打了之后还不忘要损失费。李俊文被他这么随意一招化解了自己的必中之拳,悻悻的坐在了地上,心想遇到硬茬儿了,这个牛鼻子肯定是个练家子,功夫还不浅,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加上自己确实理亏,所以也不敢再用强,就算用强也未必是对手,所以只好坐在地上,手里还不忘紧紧抓着他的鸡,勉强拱手道:“这位道长,你是出家人,怎么张口闭口就是钱啊钱的,这样有损出家人的名誉,再说你在哪儿睡觉不好,偏在这杂草丛里睡,我哪知道你是被蚊子咬醒的还是被我石子砸醒的,你这很明显的是碰瓷嘛,这么没有水准,幸亏我扔的是石子,要是扔把刀,你现在已经去见太上老君了……”老牛鼻子听了李俊文的话,气极反笑,“你这后生好没道理,蚊子能咬出这么大的包?我在这草丛中睡觉,呸,是打坐已多日,无端端被你砸醒,当然是你无理啦,事情很明显嘛。”“吹牛皮,你还能睡那么多天不吃不喝,还这么生龙活虎,你当你自己真是神仙啊?”“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又不是和尚,出的哪门子家!”“……”“没话说了吧!”“道士也是出家人!”老道士咬着牙根说道。“你说是就是咯!”看着老道士要吃人的样子,李俊文好汉不吃眼前亏。“哟呵,还不信!我且问你,今日是何日子?”老道士见李俊文满脸不信的表情,捋须问道。“五月初八,端午刚过。”老道士右手拿着拂尘,左手一掐指,闭着眼算了半天:“嗯,不多不少,贫道已于此打坐十日有余……哎哟,你这厮,又偷袭我……”李俊文趁他闭眼之时,一拳打向老道的面门,将他打到在地,然后拎着野鸡飞快的向官道跑去,边跑边回头竖起了中指,“哈哈,臭牛鼻子,一大把年纪了,兵不厌诈不知道么?吹,你接着吹,反正话都是你说的,我又没见着你什么时候睡的!咦,人呢……”话音未落,李俊文一扭头,一道灰色的影子“咻”的一声,落在了李俊文面前,李俊文刹车不及,差点撞了上去。“道长,嘿嘿,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出家人不可动怒……”见到老道士黑着脸,皱着眉,捂着头站在面前,李俊文很识趣的说道。此刻老道士脸上的表情很丰富,嘴角一抽一抽的,看得出在强忍着抽他的冲动。李俊文心里顿觉不妙,看来快把老道士惹毛了,怎么办,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这时手里的鸡突然“嘎”的叫了一声,估计是被李俊文提在手里颠来颠去的给颠晕了,看着手里的野鸡,李俊文突然有了个主意:“道长道长,莫冲动,你看我这身打扮,钱,我是没有了,有也不会给你!哎哎哎,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要不这样,我请你吃鸡!看到我手上这只野鸡没,毛少肉厚,肥的流油,我弄只您老没吃过的鸡给您尝尝?”“嘁,想我陈抟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有什么好吃的我没偷吃过,呸,有什么是我没吃过的,一只鸡就想打发我,赔钱!”老道士一脸鄙夷的回道。见到有商量的余地,李俊文赶紧打蛇随棍上,“我做的这只鸡可不一样,保准您老没吃过,要是吃了您老还不满意,到时候要打要杀,悉听尊便!”“呦呵,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房山!”老道士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来回的捻着下巴的白须,眯着眼仔细打量着李俊文,看的李俊文又是一阵鸡皮疙瘩,李俊文都怕他把那几缕白须给捻断咯,只是这回李俊文不敢再叫嚣了,实力为尊嘛,打不过就得认怂。半晌,估计老道士也觉得从李俊文身上抠不出钱财,只好叹了口气:“唉,也罢,就依你小子,看看你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来,别再忽悠贫道,如若不然,不用砂钵大的拳头,贫道也能让你去见三清祖师……”“不敢不敢,您老就瞧好吧!”李俊文很识时务的开始忙活起来……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jiazhiyuziben.com/wyxwlt/10065.html